庚子鼠年的十大商业败局

业界 作者: 科技杂谈 2021-02-09 19:37:00 阅读:106

【摘要】敬畏底线、尊重常识,方能基业长久。




| 科 技 | 杂 谈 |

中国通信行业第一自媒体



本文作者:财经十一人团队

本文来源财经十一人(caijingEleven

杂谈投稿邮箱:631255063@qq.com


庚子鼠年收尾,辛丑牛年将至,过去一年的商海沉浮中,有哪些教训值得铭记?我们挑选了十大败局,以飨读者。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商场亦然,这十大商业败局再次提醒我们,敬畏底线、尊重常识,方能基业长久。


10

学霸君:独角兽猝死寒风中


2020年12月,学霸君破产倒闭的消息冲上热搜。此前,被称为“独角兽”、“胡润瞪羚”的学霸君,是许多TMT创业者心中的奇迹。


学霸君,以拍照搜题产品起家,一度与猿题库、作业帮齐名。以学习型工具积累了原始流量后,学霸君开始探索更多教育形态。2016年后,只有1对1、小班课和拍照搜题被保留下来。2018年学霸君对外称,1对1单月营收破亿,续报率高达87%,预计年底可达到10亿营收。



学霸君突然宣布破产后,大批家长及员工开始讨要被拖欠的学费和工资。他们中的许多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背上了教育贷款。据学霸君大股东、创始人兼CEO张凯磊公开的数据,有5万名学生、3000名员工、1000名老师和100多名代理商受到波及。

学霸君倒下的背后,是K12在线1对1赛道的缩影。张凯磊在公开信中说,过去三年,学霸君没有融过一笔大钱,最少五次游走在资金链断裂的边缘。这是大部分在线1对1公司的困局。为了挽回颓势,张凯磊也曾尝试出售小班课救1对1,后因负面新闻未能完成交易。

但即便出售成功或拿到融资,获得腾挪机会,也不过是让学霸君撑久一些,事情并未发生本质变化——获客成本水涨船高,低毛利状况难以改变,自主造血几是奢望。目前,互联网风投的泡沫正在消散,商业模型无法跑通的公司越发难以得到投资人的青睐,资金链断裂几是必然。

暴雷后,学霸君高管在积极善后,联系其他教育机构接手员工,为其他教育机构对接学霸君的学生,并出售拍照搜题业务,以填补课时费和工资的缺口。2021年1月底,有消息称深圳平行线在线教育公司正在洽谈收购优学小班。

学霸君的故事为中小在线教育机构敲响了警钟。既然获得外部融资的难度越来越大,也无力与头部公司掰手腕、比投放,那就必须沉下心来,打磨产品特色,精细化运营,才能避免在下一个冬天死去。


9
遭阿里边缘化,虾米音乐关闭


2021年1月5日,虾米音乐宣布一个月后关闭服务。2月5日,虾米音乐彻底停止服务,虾米的历史停在了庚子鼠年。

虾米音乐成立于2007年10月,创始人王皓是大学乐队的吉他手,另一位创始人朱七是民谣音乐人。2008年-2010年,虾米音乐完成了3轮融资,投资方为深创投和盛大集团。2013年,虾米被阿里巴巴并购。


被巨头加持的虾米一度高光,平台注册用户曾超2000万。多位接受《财经》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虾米之所以特殊,只因它是“一款音乐人做出的产品”。

虾米音乐对于音乐人最独特的价值有两点:一是拥有全网最全的曲库;二是会帮助独立唱片公司发现风格类似的艺人。

但对于非专业音乐爱好者来说,虾米价值有限。资本追求收益,用户则跟着版权走。虾米的用户自行上传模式,导致平台上出现了大量盗版歌曲。

2015年,国家版权局开始规范音乐版权,打击盗版。虾米音乐的其他竞品,在这一年大量购入版权,而阿里高层始终未将版权至于重要战略地位,最终导致虾米错失机会。

截至2020年6月,酷狗音乐月活跃用户2.81亿,QQ音乐2.68亿,酷我音乐1.64亿,网易云音乐1.38亿,咪咕音乐与虾米音乐均约4000万。

虾米音乐不断被阿里边缘化,缺版权,用户流失,数据表现欠佳。

虾米一高管告诉《财经》,虾米关停是正常的业务调整,接下来会在更多音乐商业场景服务上进行探索,推出“音螺”平台,帮助音乐人和厂牌拓展更多音乐使用渠道。

虾米的败因是版权,它的初心却是帮助音乐人赚到钱,这个略显讽刺的反差提醒我们,创造版权的音乐人和销售版权的音乐平台是两个利益主体,平台繁荣不代表音乐人的日子变好,但后者才是所有的繁荣源泉。


8
实控人挪用舍得酒业巨额资金,
地方政府发难


川酒“六朵金花”之一的舍得酒业(600702.SH),在白酒板块一路高歌的2020年,忽然被ST,是该行业最大的“雷”。



但观看该公司财报,各种数据却非常健康。2018年、2019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22.1亿和26.5亿,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0亿和5.1亿。即便在疫情下,2020年前三季营收17.6亿元,扣非净利润2.9亿元,业绩不俗。

其被ST的性质,非常特殊。既非连续亏损,也非资不抵债,而是被原实控人挪用资金——天洋集团及其关联方在两年内合计挪用资金超40亿元。截至东窗事发,尚有4.8亿元未予归还。

即便被挪用巨款,截至2020年6月30日,ST舍得账上尚有货币资金11.6亿元,并未伤筋动骨。

持有舍得酒业29.91%股份的四川沱牌舍得集团,原由天洋集团控股70%,射洪地方政府占股30%。天洋挪用上市公司资金,地方政府开始发难。2020年秋,大批舍得酒业高管被公安部门控制,罪名是“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天洋集团控制人周政能否脱责,尚在两说。

2020年底,在地方政府操盘下,天洋集团所持沱牌集团的70%股份,被公开拍卖,最后花落豫园股份(600655.SH),对价为45.3亿元。相比天洋在2016年所花费的38.22亿元,增值幅度不大。

从此,郭广昌成为ST舍得实控人。

彼时,为筹集并购资金,天洋集团贷款23亿元,通过麾下公司发债15亿元。不料想,环京地产在遭遇限购等政策打击后一片哀嚎。在廊坊燕郊地产投入巨资的天洋,也深陷泥沼。最后,拆东墙补西墙的天洋,将黑手伸向了舍得酒业。

实控人挪用上市公司资金,曾是一些国有控股公司的通病。ST舍得的暴雷,证明民营资本控股也难免此类弊病。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强化资本市场监管,仍然任重道远。

公允评价,天洋操盘舍得酒业这几年,该公司无论品牌、市场,还是具体业绩,都深受业界好评。郭广昌接手后,ST舍得更是股价狂飙,显示了资本市场看多其未来。


7
国有煤炭巨头永煤控股多只信用债违约


2020年11月中下旬,永煤控股未能按期兑付多只信用债,陷入持续违约。永煤控股被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谴责,并被暂停债务融资工具相关业务1年;曾参与“永煤债”承销的三家主承销商受到处分,中诚信国际等6家机构被警告。


永煤控股是河南省国有大型煤炭企业,中国500强。河南省国资委独资公司河南能源化工集团控股永煤96.01%,兴业国际信托持有其余股权。

2018年末、2019年末,永煤控股总资产1623.4亿元、1642.7亿元;总负债1255.9亿元、1260.1亿元。同期营业收入为489.9亿元、470.2亿元;归母净利润为-11.4亿元、-13.2亿元。

永煤控股大而不强,除了企业自身经营水平不高外,煤炭是永煤控股的核心业务,毛利润的主要贡献者,企业效益过于依赖煤炭行情。永煤控股的非煤业务盈利能力差,其中化工业务近年来毛利率从18.1%降至2.1%,拖累了公司的整体业绩。

更严重的是,永煤控股被大股东的内部关联单位巨额占用资金。2019年末,关联方占款高达104.46亿元!

永煤违约,严重打击了债券市场的投资者信心,相关行业、相关省份的部分信用债一度暴跌,还使得多只债券取消发行。业内预计,该事件在未来数年,会让部分省份和部分国企的融资环境蒙上阴影,增加债券发行难度。


6
蛋壳公寓,蛋壳碎了一地


2020年冬,蛋壳公寓(NYSE:DNK)资金链断裂,引发多米诺效应。寒风凛冽中,收不到租金的大批房东要求与蛋壳解约,并引发多起房东、租客暴力冲突。目前,蛋壳房源全部下架,经营中断。


蛋壳公寓2015年1月成立于北京,2020年1月17日登陆纽交所,前三大股东分别为老虎基金、愉悦资本,以及创始人高靖。

蛋壳公寓的业务模式为“二房东”式的住房租赁,公司主要营收来源为租金, 2019年总营收为71.3亿元,归母净利润-34.4亿元,总债务86.3亿元。

2020年6月,高靖忽然被有关机构带走调查,联合创始人崔岩代理CEO。此前,蛋壳现金流危机已经出现苗头。先是普遍拖欠供应商货款,导致被欠款的保洁、维修等服务商无法开支,蛋壳服务质量下降,租客投诉迅速增加。到了2020年冬,收不到租金的房东们和租客暴力冲突不断。

蛋壳爆雷最主要的原因是盲目扩张。2017-2019年,蛋壳在营房间数上增长近30倍;在扩张方向上,蛋壳也存在战略性失误。2019年,蛋壳扩张重点区域是坪效较低的二线城市。

蛋壳为新增房源付出巨大前期投入。据蛋壳的招股书,平均每套新增房源的成本,需要12-20个月后才能收回。2017-2019年,蛋壳每年亏损额从2.7亿余元迅速增至34亿余元。

突然爆发的新冠疫情,也沉重打击了租赁市场,催化了蛋壳爆雷。因为对未来房租上涨持乐观态度,蛋壳在与房东们签约时,普遍签了4-6年长约,且为争夺市场,提供了较高报价。但疫情下,全国租房市场价格普降,蛋壳的客单价下滑,入住率也承压,无法保证可持续的现金流。

蛋壳爆雷后,在政府协调推动下,蛋壳房源的业主、租客陆续与蛋壳解约,“租金贷”提供方微众银行放弃了对租客个人的债权,而转为对蛋壳的应收款。但是,供应商被拖欠的货款、员工未发的薪水,以及长付租客预支的租金,仍未得到实质性解决。


5
环京地产巨头华夏幸福债务
逾期52.55亿


2021年2月1日晚,华夏幸福(600340.SH)发布公告,承认债务逾期52.55亿元。截至2021年1月31日,公司可动用货币资金为8亿元,无法偿付金融机构到期债务。


华夏幸福由王文学创立于1998年,公司主营为产业新城和商业办公运营,环京区域是其大本营。

华夏幸福的产业新城建设采用与地方政府合作的模式,政府主导、企业运营、利益共享。2018年以来,华夏幸福已完成围绕北京、上海、广州、南京、杭州、武汉等全国15个核心都市圈的布局。

规模大扩张,并不意味着企业基本面向好。在2018年7月和2019年2月,中国平安曾两度注资华夏幸福,总计投入179亿元,从而以25%的持股比例成为第二大股东,但相比华夏幸福超过2000亿(截至2020年中)的有息负债,平安的注资仍难挽狂澜。

在债委会会议上,王文学将此次债务危机大体归因为三点:一是疫情原因。2019年9月,华夏幸福116亿元重仓武汉,疫情突发导致经营计划近乎中断;二是错误判断环京形势,投资过于集中。2017年,环北京地区的廊坊、张家口、保定等地出台“限购令”,环京楼市遭遇重创,尽管2017年华夏幸福的销售额增加了25%,但其经营性现金流却由正转负,为-162.28亿元,降幅高达309.04%;三是前期扩张激进,管理不够精细,2019和2020年,华夏幸福每年拿地规模均在300亿元以上。

除此,产业新城的业务模式,也间接导致了这家公司的现金流紧张。其产业新城项目多与地方政府合作,项目帐期一般为3-5年,回款周期比普通商业地产开发至少多出两年。

华夏幸福正向河北省委省政府、廊坊市委市政府寻求支持。廊坊市长表示,政府会提供政策支持,紧急调拨财政资金,加快一部分政府应付款的偿付,并且全力帮助企业加快销售回款。


4
 “豪宅先生”泰禾集团中票违约,
且成行业“亏损王”


2020年7月6日,泰禾集团(000732.SZ)中期票据违约,资金链断裂。创始人黄其森决定放弃第一大股东之位,引入投资人。但除了万科集团以苛刻条件支持了24亿元外,泰禾集团没有找到更多加持,亦没有同债权人达成合解。

2021年1月30日,泰禾集团公告,预计2020年全年亏损41.7亿-55.2亿元,拿下当年房地产行业“亏损王”悬念不大。


泰禾集团是闽系房企的代表,始创于1996年。面向高净值购房者的“中国院子”系列产品是泰禾的标签,黄其森也因此赢得“豪宅先生”绰号。2017年,泰禾集团销售跨越千亿,2018年销售1303.4亿元,位列全国房企销量第20。

2019年,泰禾显露危机征兆——负债高企、高管流失、现金流吃紧、事故频发。一年后,泰禾资金链断裂,从巅峰跌落谷底。截至2021年2月初,泰禾市值67.7亿元,较2018年最高点下跌了近95%。

泰禾迅速跌落的主要原因有三:

第一,2018年后中央金融监管趋严,泰禾对监管层去杠杆的决心评估不足,错判形势,在行业收缩时,仍然放大资金杠杆;

第二,公司主要布局在一线,主打产品为高端住宅,当一线城市限价、限购、限售、主推刚需时,豪宅市场就变得艰难;

第三,转型刚需步伐过慢。2019年底,泰禾计划甩卖一批优质刚需房,却遭遇疫情,导致无集中交付项目,加速了资金链断裂。


3
大肆“买买买”,紫光集团深陷债务危机


2020年,紫光集团深陷债务危机。截至2021年2月1日,紫光集团已到期债务累计金额人民币21.1亿元,公司全资子公司已到期美元债本息合计15.6亿美元。


紫光集团成立于1993年4月。2010年通过股改引入了北京健坤投资集团,持股49%;清华控股仍是控股股东,持股51%。健坤董事长赵伟国从2010年任紫光董事长至今。

赵伟国执掌紫光集团后,发起多项收购,将业务版图定位在芯片和云网设备两大硬科技领域。目前紫光集团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综合性集成电路企业。旗下有多家面向芯片领域的子公司,如长江存储、紫光国微(002049.SZ)、紫光展锐、法国立联信等;其他子公司如新华三、紫光云,则面向IT设备和云服务市场。

紫光集团2020年上半年营收347.5亿元,归母净利润-33.8亿元;总资产2996.5亿元,总负债2029.4亿元。

行业人士普遍认为,紫光集团今天的债务危机,正是源自前期的大肆“买买买”,过度收购并过度依赖债券融资所致。另外,旗下子公司长江存储需要长期、大量烧钱。

2021年紫光债务危机是否会越滚越大,以至于陷入破产重组?业界不乏担忧。但相较于早前违约的北大方正,清华紫光为自主芯片领军企业,战略重要性更高,其后续处理方案已是万众瞩目。


2

辽宁重点国企华晨集团破产重整


2020年10月23日,华晨私募债发生违约。华晨集团公告称,债务违约本息金额合计66.4亿元。11月20日,沈阳中院裁定华晨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华晨集团是辽宁省重点国企,大股东辽宁省国资委持股80%,二股东辽宁省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持股20%。

1992年,资本高手仰融创立华晨集团,同年并购老牌国企金杯汽车资产赴美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赴美上市的公司。2001年,又成为第一家和跨国汽车巨头合资的民营企业。2002年,华晨转为全资国企。2006年至2018年,华晨一直由大连市原副市长祁玉民掌舵。2019年3月,沈阳市原副市长阎秉哲接任华晨董事长。

2006年之后,华晨的自主品牌建设一度领先,尊驰、骏捷等车型出现脱销。但中国汽车市场进入成熟阶段后,华晨自主品牌因为产品力不佳迅速掉队,被吉利、长城等民营公司和上汽、广汽等老牌国企反超。

华晨集团旗下有4家上市公司,其中华晨中国(1114.HK)拥有50%的华晨宝马股权,但2022年后将降至25%。

单看财报,得不出华晨集团高危的结论。2020年上半年,华晨集团净利润63亿元,经营现金流50亿元;2019年,这两个数字分别为110亿元和240亿元。但是,这是合并子公司报表后的数据,华晨集团无法动用上市公司账上的资金,只能动用自主品牌全资子公司中华和华颂的钱,而这两家公司销量不佳,在疫情打击下已停产至今。

截至2020年6月末,华晨集团总资产1933亿元,短期债务1027亿元,而华晨集团的可动用资金仅为346亿元。

华晨集团作为控股公司,本身不从事实体业务,而是作为融资主体,为旗下各子公司融资。但是融来的钱投向何处,成效几何?在2020年11月30日的债权人大会上,被多次问及的华晨集团代表未做回应。

2021年1月12日,上交所就华晨集团的债券违约事件公开谴责华晨集团、其董事长阎秉哲、时任总会计师、信息披露事务负责人高新刚。

业界并不看好重整后的华晨集团。中德诺浩汽车职业教育研究院院长孙勇认为,由于政商环境恶化和企业失去信用,加上在宝马合资公司中变成小股东,华晨集团未来被兼并重组,是大概率事件。


1

瑞幸咖啡财务造假,引发退市+内斗


2020年4月,瑞幸咖啡(Nasdaq:LK)自曝虚构销售数据、财务造假22亿元。两个月后,瑞幸咖啡在美闪电退市。2020年1月31日,做空机构浑水声称,收到了一份长达89页的匿名做空报告,直指瑞幸数据造假。


2017年10月瑞幸咖啡开出第一家门店,2019年5月在纳斯达克上市,创造了中国创业公司最快上市纪录。瑞幸咖啡快速造富,又快速捅破泡沫,无疑是庚子鼠年最震惊的资本市场故事。

“瑞幸速度”的两位创始人,曾经的第一和第二大股东陆正耀与钱治亚在造假事发后失去了所有瑞幸股份,拥有最大投票权的股东大钲资本应是瑞幸目前的话事方。

2020年9月,中国证监会针对瑞幸的虚假宣传行为,对包括两家瑞幸相关公司的45家公司分别做出上限200万元的罚款决定。2020年12月,瑞幸同意支付1.8亿美元罚金与美国证交委(SEC)达成和解。瑞幸宣布前CEO钱治亚和前COO刘剑为财务造假负责,但他们被开除后尚未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2020年12月,瑞幸披露未经审计的前3季度财务信息,表示公司营收以双位数增长,一切走上正轨。然而,财务造假的震荡仍在持续。

2021年初,瑞幸上演了一场陆正耀、钱治亚要求罢免CEO郭谨一的内斗,其内耗与争夺,远比外界了解的情况复杂。已不在瑞幸担任任何职务、不拥有瑞幸股票的陆正耀,本应与瑞幸完全切割,但近期的情况表明,事实并非如此。

过去数月,瑞幸停止小鹿茶加盟等多元业务,聚焦咖啡主业,降低补贴,关闭数百家线下咖啡店。有瑞幸员工告诉《财经》,公司内部已经离职、想要离职的人非常多,而且单店销售量低于造假门爆发之前。

瑞幸财务造假性质恶劣,不仅违法且严重破坏商业道德。但从业务角度看,瑞幸主打的咖啡外送、线上线下一体化服务,弥补了咖啡元老星巴克的服务空白,提升了咖啡“亲民性”,商业模式具有可持续性。

通过瑞幸事件,我们还看到,中国消费者对财务造假的企业也相对宽容,他们愿意为物美价廉的咖啡买单。因此,因财务造假遭受重创的瑞幸,其未来依然掌握在自己手上。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s://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