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钟睒睒,一个泥匠出身的亚洲首富

业界 作者:亿欧网 2021-02-13 16:45:22 阅读:84


低调了近30年,如今的钟晱晱还是如其名字一般,开始“闪”耀起来。


全文3240字,阅读约需7分钟


文丨张男

编辑丨顾彦

题图丨123RF


2008年5月23日,一个戴眼镜的男人刚走出杭州萧山机场,就被一群记者团团围住。过去7天时间里,这位皮肤黝黑的企业家几乎通宵达旦地奔走在汶川地震灾区一线,面容憔悴。


远在杭州的记者们急于从他口中打听到汶川当时情况,又想听他自述一位亲临现场的企业家的感受。但面对镜头和闪光灯,这位时年54岁的男人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一反平时的冷酷形象,嚎啕痛哭起来。


他是钟晱晱。


对于外界来说,相比同乡的马云、黄峥等知名企业家,钟晱晱是一个有些陌生的名字。但他创造的产品却广为人知,农夫山泉、茶π、尖叫、农夫果园、成长快乐、母亲牛肉棒等,是几乎所有90后的童年回忆。“吃喝”之外,钟晱晱执掌的另一家公司万泰生物,因旗下国产HPV疫苗馨可宁的获批上市,也走到了镁光灯前。


过去一年,钟晱晱将农夫山泉、万泰生物两家公司带上资本市场后,财富暴涨超过900亿美元,堪称史上最快的财富积累之一。低调如他,也迅速为外界所知。


2021年开市第一天,随着农夫山泉和万泰生物的大涨,钟晱晱以778亿美元的身家成为中国首富,并一举超过印信实工业集团董事长穆克什·安巴尼,登顶亚洲首富。截至2021年2月12日,钟晱晱在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排名第六位,仅次于扎克伯格。


自1993年创立养生堂至今,钟晱晱低调了近30年。似是命中注定,如今的他还是如其名字一般,开始“闪”耀起来。



 

做“健康生意”的新晋首富


一向低调的企业家钟晱晱,最近一年才走进人们视野。


自去年上市以来,农夫山泉和万泰生物分别开启“股价暴涨”模式。截至目前,前者股价最高达68.75港元,较上市当日33.1港元的股价翻了一倍有余;后者近一年涨幅超过2500%,位居A股涨幅榜榜首,被业界称为“最牛妖股”。


作为两家公司的实际控股人,钟睒睒分别持有84.41%的农夫山泉股份和75.15%的万泰生物股份。借此他身家大涨,在充斥着互联网掌门人的福布斯富豪榜单上,钟晱晱位列第六位,是前十名中唯一一名来自饮料和医药领域的富豪。


纵观钟老板旗下产业,“健康”是他的“财富密码”。


创立农夫山泉前,钟晱晱已经拥有一家保健品公司“养生堂”。这家成立于1993年的公司,通过超低温粉碎工艺将海南当时常见的“龟鳖汤”做成了“龟鳖丸”,从此一炮而红,钟晱晱也因此获得第一桶金。


从保健生意延伸开来,钟晱晱看上了一家坐落于杭州千岛湖的保健酒厂。传闻称,在与酒厂商谈收购的过程中,钟晱晱注意到了酒厂背后美丽的千岛湖,转念改做“水生意”。


在他看来,“卖水”的本质也是在“卖健康”,当时保健品市场之所以火热,就是人们对健康需求度的提升。当健康产品以日常消费品的姿态出现在市场中,一定是一笔大生意。


于是1996年,农夫山泉在千岛湖畔成立。这家公司没有让钟晱晱失望,如今其已是中国包装水行业的“老大”。招股书显示,2012-2019年,农夫山泉在中国包装饮用水的市占率连续8年第一。


在“卖水”的同时,钟晱晱将另一只手伸向了与健康更为贴近的医药领域。2001年,养生堂以1710万元的价格收购万泰生物95%的股份。彼时,这家公司的经营状况并不理想,股权几经转让。


在钟晱晱的主导下,2002年万泰生物开始研发针对宫颈癌的二价HPV疫苗,18年后终于带着“首个国产HPV疫苗”的光环走上资本市场。2020年4月29日,在沪市主板上市后,万泰生物连续收获26个一字涨停,成为2020年一字板最多的新股。



 

从“文人”到“商人”


不熟悉钟晱晱的人很难想象,在商场拥有如此战绩的他曾经是一位“文人”,也曾因“自尊与清高,对所有商人都不屑一顾”。


1954年,钟晱晱出生在杭州的一个传统知识分子家庭。但受时代影响,他在小学五年级时被迫辍学,父母也被打成右派,一家人被下放到老家绍兴诸暨。在那里,童年的钟晱晱成为一名泥瓦匠,辗转于绍兴附近各镇。


虽然做了十几年的粗活,但钟晱晱骨子里的“文气”一直未曾泯灭。1977年高考制度刚一恢复,23岁的他就和妹妹一起报名参加。


多年后,一位与他一起高考的邻居回忆道:“钟晱晱学习很刻苦,但几乎不同旁人讲话,只有在遇到难题时才开口请教别人。”这种独来独往的性格也贯穿钟晱晱从商始终,他不喜应酬,几乎不上酒场和牌桌,因而被业界称为“独狼”。


连续两年落榜之后,钟晱晱终于考入杭州电大(现浙江广播电视大学)中文系,毕业后成为一名记者,先后就职于浙江文联、《江南》杂志社、《浙江日报》等媒体。


做记者的5年间,钟睒睒充分发挥了自身的勤奋特质——跑遍浙江80多个市县,采访超过500多位企业家。这种勤奋不仅极大开拓了他的眼界,也为他积累了众多人脉,成为日后创业的重要基石。


1988年,海南经济特区成立,一批有志青年南下淘金,钟睒睒也选择成为其中一员。从《浙江日报》出走后,他在海南创立了《太平洋邮报》。无奈当时私营报纸还属政策禁区,《太平洋邮报》很快无疾而终。


随后,钟睒睒借做记者时积攒下的人脉,在一位“种蘑菇发家”的老板的指导下,也开始了这项生意。自此,钟晱晱由“文”转“商”,以“蘑菇”为起点,开启了“为商”的后半生。


不过,因海口与内陆的气候条件差异,“种蘑菇”生意很快失败。随后几年,钟晱晱还摆过摊、卖过窗帘、养过对虾,均以失败告终。直到1993年成立养生堂,他的命运才随之改变。


作为一名低调的浙江商人,钟晱晱身上有着传统浙商吃苦耐劳、百折不挠的特质,始终坚信自己的选择。他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摸爬滚打多年后,终成亚洲首富。



 

最会“生孩子”的企业家


即便走入商界,钟晱晱身上的文人特质依旧无法掩盖。


他文字功底了得,堪称“营销奇才”。从“农夫山泉有点甜”到“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再到“农夫果园,喝前摇一摇”,这些脍炙人口的“金句”都出自钟晱晱之手。


由于超强的营销能力,农夫山泉被业内戏称为“被卖水耽误的广告公司”。在目前市面上多本品牌营销类书籍中,农夫山泉也常被当作经典案例来叙述。


1996年农夫山泉成立时,瓶装水市场已经有娃哈哈和乐百氏两大巨头存在,初出茅庐的农夫山泉想要“分得一杯羹”谈何容易。从产品策略到品牌营销,钟琰琰精心打造了一条错位竞争的路线。


一方面,他为品牌取名“农夫山泉”,瞄准消费者对健康与天然的向往。另一方面,选定巨头们忽视的4L桶装水市场,以杭州和上海为主要城市进行布局,先攻占华东市场。


初步取得成效后,农夫山泉陆续推出350毫升运动小瓶装、550毫升运动装,步履遍至全国。“农夫山泉有点甜”和“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的广告金句,也在这期间诞生,进一步增加了农夫山泉的知名度。


2000年,农夫山泉表示长期饮用纯净水会使细胞真空化,公司今后不再生产纯净水,只生产天然水。


当时业内纯净水占比超过95%,此番言论遭到多家企业炮轰,娃哈哈更是联合业内69家纯净水企业声讨农夫山泉,掀起“世纪水战”。而农夫山泉做了著名的“水仙花实验”,将水仙花分别种养在纯净水和天然水中,以此证明自身言论的正确性。


在不停的争吵和媒体的大肆报道中,农夫山泉迅速跻身瓶装水第一梯队,“只生产天然水”的特性逐渐占领消费者心智。


2015年视频网站快速兴起,农夫山泉又在优酷上投放了“第一条可以无条件跳过的广告”。一方面,这种反向营销赢得了更多消费者好感;另一方面,即便当时的受众深受广告困扰,但仍有70%选择不跳过广告,宣传推广的目的仍能达到。


农夫山泉外,钟晱晱的“作品”还包括农夫果园、茶π、尖叫、成长快乐、母亲牛肉棒、清嘴、朵尔等,几乎每个品牌都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广告创意。感慨于其超强的品牌包装和营销创意能力,品牌战略专家李光斗称钟琰琰为“中国企业家中最能‘生孩子’的老板”。



 

结语


隐居幕后数十年,钟晱晱的大名随农夫山泉和万泰生物的上市而被世人所熟知。继马云、黄峥、陈天桥、郭广昌、丁磊、宗庆后等企业家之后,他也成为中国浙商富豪群体中的一员。


某种程度上来说,钟晱晱是“文”、“商”的结合体,他既有浙商舍得、和气、共赢、低调、敢闯的品质,亦充斥着知识分子孤芳自赏、独来独往的特性。


他曾在多年前自我剖析:“文人中的能人只能算半个强人,商人中的能人才是真正的强人。”如今登顶亚洲首富之位的他,已经成为了一位“真正的强人”。


本文由亿欧原创。申请文章授权请后台回复“转载”,联系相关运营人员,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RECOMMEND

推荐阅读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s://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