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搜索,下一个风口?

业界 作者:中国电子报 2021-02-26 14:48:43 阅读:115

从文字搜索、图片搜索到语音搜索,再到视频搜索,“搜索”已成为互联网进化最快的领域之一。近日,抖音搜索首支年度短片发布。北京字节跳动CEO张楠透露,抖音视频搜索月活用户已超5.5亿。1个月前,抖音发布的《2020抖音数据报告》显示,抖音日均视频搜索量已突破4亿。短短两个月时间,抖音官方先后两次对外公布视频搜索相关数据,似乎在透露一个重要信号:视频搜索或成为公司未来的一项业务重点。


近年来,微信上线“搜一搜”功能;阿里巴巴把夸克搜索分拆独立;腾讯全资收购搜狗……各大互联网平台都在持续加码对搜索领域的布局。抖音此次宣布将加大对视频搜索的投入,同样引发了业界的广泛关注。视频搜索能成为行业新风口吗?


视频搜索难在何处


视频化表达将成为内容领域的重要发展方向,这一点在业内已成共识。比起传统搜索,视频搜索的搜索结果更加丰富、准确、直观。以学做菜为例,与其花大量时间研究菜谱,还不如选择观看几十秒的教学视频。用户搜索视频很简单,但正如张楠所言,把视频搜索做好却很难。


做好视频搜索难在技术。视频搜索是计算机视觉与智能搜索技术的融合。基于视频标题、字幕文本信息启动的搜索是最基础,也最容易实现的,难点在于从视频中的画面、语音和应用场景中提取有效信息,并根据用户的搜索意图进行识别、标记、理解,甚至预判。这不仅要求平台拥有丰富的视频资源池,还要不断通过机器学习来提升结果匹配的速度与精准度。


赛迪顾问人工智能产业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杜欣泽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模糊数据的搜索以及多维度信息的匹配是视频搜索技术的核心难点。传统意义上的搜索通常是根据文本信息,通过机器来自动匹配。文本通过计算机编码储存在机器内,用户在搜索时输入相应内容即可进行匹配。视频搜索则是针对视频数据进行快速搜索定位,其特殊性在于,视频信息在标签化的过程中难以用文字准确表示。因此,搜索内容是模糊的,用户的搜索过程也是模糊的,这给视频搜索任务增加了难度。”


目前,尚未有一款软件能够完全满足用户对视频搜索的需求。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有的视频搜索仍沿用过去图文搜索的框架和思路,将‘标签’作为主要的识别方式。如果没有设置相对应的文字标签,就很难搜索到相关内容,这让创作者难以产生商业价值,也失去了创作动力。这也将影响整条利益链,不应该成为视频搜索的终极形态。”


赛道之争重在生态


移动互联时代,各大平台都在积极打造“内容+服务”的生态闭环,而搜索正是其中关键的一环。一方面,搜索是用户主动获取信息的直接入口;另一方面,搜索也是平台串联生态内所有产品、服务的重要工具。因此,平台生态是视频搜索之争的关键所在。


以抖音为例,抖音平台的直播搜索在去年4月上线,支持搜索合集;5个月后,搜索内容连带“商品形态”上线。比如,在抖音上搜索“车厘子”,在综合页面纵向的信息流里,就可看到相关用户名单和热门视频。横轴上则提供了“音乐”“话题”“直播”“地点”和“商品”等细分入口。定位用户趣味需求、优先推荐头部主播视频,同时也将电商、直播融入进来,一个靠自身内容成长起来的生态正在蓬勃发展。抖音搜索的发展脉络也随之逐渐明晰,先发优势明显。


快手的视频搜索与抖音略有区别。快手的搜索首页与抖音类似,但在“搜索发现”中点击“查看更多”后,会发现包括美食、摄影、教育、科技、三农等在内的28个垂直化内容标签,还根据不同场景、不同要素进行了两轮细分。比如在“摄影”标签下,又分为人物摄影、景物摄影、街拍等。在“街拍”标签下,根据地点信息又划分出成都街拍、北京街拍等。这样的分类方式让快手建立“社群”的心思不言而喻。与抖音偏向头部的生态体系不同,快手的生态核心是普惠,它采用的是流量平均的内容分发机制。快手搜索更适用于有明确社群属性的用户,此类用户的用户黏性往往更强。虽然此前快手并未对外透露视频搜索用户的月活跃人数(月活)或日活跃人数(日活),但快手APP在2020年前11个月的日活和月活数据分别为2.638亿、4.814亿。在这样的流量基础下,快手视频搜索的表现应该也是不俗。


如果说抖音和快手都是先有产品、后有生态,那么视频号采用的完全是另一种思路,它从一开始就诞生于微信生态之上。微信把所有产品串联在一起,形成了一张网,视频号就是牵动这张网的重要工具。公众号、朋友圈、搜一搜、微信小商店,均为视频号打开了流量大门。尽管背靠12亿月活的微信视频号具备先天的流量优势,但其起步较晚,在内容积累和短视频技术方面不及抖音、快手,所以它的搜索框下只有“热门推荐”一个选项。有观点认为,微信把视频搜索做起来的可能性不大,最终的产品形态很可能是成为带有一定搜索功能的微信公众号视频版本,无法对快手、抖音产生实质性冲击。


今天,海量信息被分散在各个平台上,数据的“孤岛效应”加剧,而用户“端内搜索”的习惯也已经养成。从找信息到找人、找货、找商户、找服务……搜索响应的是用户的主动需求,是平台突破现有场景、拓展业务版图、提升用户体验最直接且最有效的途径,也是平台生态立足的根本。分析人士认为,视频搜索之争从本质上来看,其实还是平台生态之间的较量。目前,投资市场普遍看好的未来一线玩家有抖音、快手、腾讯。


能否成为下一个新风口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9.27亿,占网民整体的93.7%。其中,短视频用户规模为8.73亿,占网民整体的88.3%。在短视频需求井喷的今天,关于视频搜索能否真正成为下一个新风口的问题,业内始终存在争议。有观点认为,内容是搜索的根本,内容在哪里,搜索的行为就在哪里。随着用户的内容习惯从图文向视频转变,视频搜索已成为重要赛道。也有观点认为,视频搜索大概率只会成为平台的一项辅助功能,是对个性化推荐、运营推送之外的内容进行分发补充。


从技术维度来看,真正的视频检索,即视频语义层面的多模态检索,目前尚处于起步阶段,距离产品化仍有一段距离。以抖音视频搜索为例,尽管抖音已经能够通过OCR、ASR等技术拆解视频并建立索引,但无法做到情感层面的搜索。这也是其他视频平台没能解决的通病。对此,张毅认为,视频搜索的商业机会在于人工智能,未来视频搜索有机会借此展开一系列资本和技术革新。杜欣泽也表示:“未来,随着计算机视觉技术的不断进步,视频搜索将不再是简单的标签化搜索,机器能够对视频有更准确的理解。视频搜索引擎的诞生将如同20年前传统搜索引擎的突破一样,给人们带来全新的网络体验。”


从商业价值维度来看,无论是找增量,还是对标千亿美元估值的YouTube,或是万亿美元估值的谷歌,视频搜索都极具想象空间,并极有可能成为互联网巨头下一个流量争夺的主战场。有分析人士称,参照图文搜索的发展路径,视频搜索也有可能走向寡头垄断。机器的学习能力越来越强大,视频检索的质量不断增强,用户的使用习惯逐渐固化,视频搜索的壁垒和护城河会不断加深。在“城堡”建成后,恐怕再也没有新玩家能攻陷它。


值得关注的是,视频搜索还面临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比如怎样满足用户“千人千面”的个性化搜索需求;如何解决去重、版权保护等问题;怎样权衡产品商业价值与隐私数据保护问题;怎么解决由缺乏配套监管机制带来的公信度问题。未来视频搜索会怎么走,能走多远?这还需要时间来验证。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s://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