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辅导的“枷锁”:重营销轻课程,教师当销售

业界 作者:DoNews 2021-03-09 17:56:47 阅读:125




撰文 | 张佳
编辑 | 杨博丞
题图 | IC Photo

猿辅导近期风波不断。

有外媒报道,猿辅导正寻求新一轮融资,计划筹资至少10亿美元,公司最新估值也将超过200亿美元。对此,猿辅导官方回应称,该消息并不符实,目前猿辅导没有正式的融资计划。
据悉,2020年至今,猿辅导教师流失明显。截至2月23日在售课程的68名高中主讲老师中,有16人是在2020年刚刚加入的猿辅导,这一数字大大超过了学而思网校、作业帮直播课等机构。
根据猿辅导近日公示的备案承诺书,截至2021年初的授课教师人数相比于2020年初大幅减少了42人,占目前授课教师人数的12.6%,这与其他在线教育机构不断壮大教师团队形成鲜明反差。作业帮直播课的授课教师人数也出现大幅下滑。
2020年的疫情让大多数线下教育机构的老师转移到了线上,流向了K12在线教育机构。一方面在线教育机构的不断扩张,让在线教育的从业者需求大增;另一方面,各机构高薪挖角教师资源,致使行业流动性大、甚至教师资质得不到保证,无证上岗的乱象频出。
今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文,直指在线教育滋生的乱象与监管问题。文章直指,在线教育存在偏离教育规律本身的可能,不是靠课程品质、教学效果等获得市场的选择和青睐,而是被资本逐步主导和影响。导致出现虚假宣传、定价高、退费难、卷钱跑路、盲目扩张等情况。
老师比机构重要
据《2020年在线学习服务师(辅导老师)新职业群体调研报告》显示,仅K12头部十余家在线教育机构,聚集的辅导老师从业者将近10万,人才需求规模仍在扩大。
从广告营销来看,各大教育机构占据了广告站牌、春晚以及各类综艺节目。在今年春晚开播前十分钟的广告里,在线教育广告就有3家,分别是猿辅导、学而思和作业帮。其中,猿辅导力度最大,广告涵盖旗下的一系列产品,包括猿辅导、小猿口算、小猿搜题以及斑马AI课。
在各种广告的轰炸中,家长也被迫了解了各个在线教育机构,也出现了更大的选择焦虑。
“老师偏传统教学,基本上集中在做题讲题的环节上,但老师的教学风格存在差异,所以家长在选课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跟学适合自己孩子的老师,比机构的更重要。”甜豆妈在测评中表示。
追老师的现象也发生在作业帮直播课中,报道显示:作业帮直播课高中数学主讲老师肖晗跳槽高途课堂,他在新平台的课程便迅速售罄。据悉,这套寒春高三数学课招到了5000多名学员,以4000元单价计算,一名名师的跳槽,可以给新东家迅速带来2000万元收入。当名师槽之后,对于机构来说相应地也流失了大部分学生。
在线教育放大了主讲老师的影响力,一名有影响力的老师甚至可以即时带走成千上万名学生;
这也成为各家教育机构短期内争相高薪挖角老师的重要原因之一。
「DoNews」了解到,多名从猿辅导出走的主讲老师分别流向了高途课堂、有道精品课等直接竞争对手。
以2021校招为例,高途课堂承诺三年无责年薪保底60万-65万元,并签署保底协议,优秀者可参与持股,薪资无上限。网易有道给出的首年年薪为40万-100万元,其中"高中大班课主讲老师"职位首年年薪50万元起,优秀者年薪可超过100万元。
在线教育机构教师幸福感降低
加班严重、幸福感低、薪资不稳定、销售压力等都是在线教育机构教师出走的原因。
一位从事在家教育不到三年的教师王迪向「DoNews」透露称,做讲师并没有什么前途,因为在线教育一般是两个方向:做名师和大直播班课,打个人口碑,以及符合标准化流程即可,即教育机构提供标准的课件、上课模式,老师合格就可以。
“走第一条路的老师一般都很牛,很多都是其他行业做得风生水起,转行来教育行业收割一波红利,但大部分老师都是走的第二条路。”王迪说道。
另外,也有在线教育机构的老师准备去考教师资格证,老师高恒告诉我们,“去学校做老师,有编制,对于将来也更有保障。”
也有老师觉得,目前很多在线教育的老师身兼数职,既要当老师也要做销售。“我们要让家长不断买课、续班,还要参加专门的话术培训。在考核指标的指挥下,如果想增加收入就必须做一个好销售,而不是钻研如何提高教学水平。”
据中国科学院发布的报告显示,作为在线教育的重要分支,从2014年到2020年七年间,K12在线行业总融资金额约600亿元。其中,头部品牌融资金额约290亿元。整个在线教育行业2022年市场规模将超5400亿元,其中K12在线教育作为重要分支,2022年市场规模将超1500亿元。
对于教育机构来说,有的教育机构会因为有一部分人是老老师工资高,机构想把他开掉。另外一部分老师主动意愿离开,这对于机构来说这其实是一个特别大的损失,因为这些人本应该留下来为机构做其他的贡献,因此教育机构如何帮助老师去度过倦怠期,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营销不断,虚火不止
资本的狂飙猛进,机构售卖焦虑,在线教育虚火不止。
2020年3月,猿辅导宣布完成10亿美元F轮融资。10月,猿辅导再次宣布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已完成交割。2020年,猿辅导累计融资额高达达32亿美元。
央视春晚、《最强大脑》、第五季《中国诗词大会》、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的官方赞助商都出现了猿辅导投放广告的身影。据公开媒体报道,2019年全年,猿辅导在营销上的投入为14.9亿元。
另有数据显示,2020年前9个月,猿辅导、作业帮、学而思网校三家在广告和销售方面的投放总额约达55亿元,是2019年同期的两倍以上。
在2020亚布力论坛上,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公开表达了质疑,“到现在为止,我还不认为在线教育是一个跑通的商业模式。”他断言,在线教育每收入一块钱,就要花掉两块钱。一旦资本停止输血,在线教育会哀鸿一片。
据《天眼查大数据:2020 教育行业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0 月底,教育相关企业的注销数量达到13.6万家。
俞敏洪称,2020年,资本向教育领域输入了近150亿美元,“而整个在线教育的收入,大概也就几百亿元人民币”。而据晚点LatePost报道,一位猿辅导内部人士称,公司去年预测2020年亏损为20亿元,实际数据将更高。
结语
2020年疫情爆发后,在线教育机构为家长和学生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也改变了部分家长陪孩子的上课习惯。从教学方式、学生上课的便利性方面,在线教育在疫情期间无论是为家长学生还是为学校,都帮助学生弥补了无法到校以及到线下场所上课的空缺。
但就目前而言,在线教育在发展的过程中却偏离了教育行业的初衷。
过度营销、获客成本高昂、加大广告投放,这些都会成为恶性循环。一方面让家长学生产生了反感,另一方面亏损不止,也忽视了教师的质量和行业规范。有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各大培训机构免费课正价班转化率仅为1%左右。
这其中不乏出现了老师代言的乱象。在猿辅导、高途课堂、作业帮、清北网校的广告中出现了同一位“名师”。在猿辅导的广告中自称做了“一辈子小学数学老师”的中年女性,在高途课堂的广告中,又成了一名“教了40年英语”的老师。
互联网时代,在线教育是家长和学校不可缺少的一环。但如何良性发展,把更多成本用于课程研发和教师资质上是家长和学校最需要的。
猿辅导CEO李勇曾在访谈中曾说,“外界看起来我们的融资、增长很夸张,但我们是依据能力和资源,去最大程度匹配市场,是市场需求催化供给跟进。企业发展中需要优先考虑的是市场和用户需求,而不是自身的扩张。”
这不仅是对于猿辅导,也是对于更多在线教育机构应当反思的状态。

往期推荐


在线教育平台虚假广告宣传,强监管势在必行?

学霸君和优胜倒下了,在线教育虚火能烧多久?

2020教育行业:线上虚火线下爆雷、互联网大厂抢市场


 END


扫码关注

「创新无边界」是我们的slogan,我们不局限于对互联网行业的追踪与探索,更要向未来、向未知的方向大胆迈进。因此,「打造行业新标杆、解读商业新动向」是我们秉持的方向之一。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s://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