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竞争中,3个关键新兴信息技术

业界 作者:全球技术地图 2021-01-26 20:02:59 阅读:138
社保交满15年每月领多少钱?




过去几十年,大国竞争的基础发生了变化。由工业资源的控制地缘政治力量,转变为如今信息资源的主导。因此,本文针对信息技术在当前地缘政治中的关键作用这一主题进行分析,认为中国的信息战略将会改变全球信息流的现状。5G通信、量子计算和人工智能正在成为大力投资三项关键的新信息技术。本文认为,美国必须尽快采取行动,在知识产权层面进一步打击中国,同时将资源优先用于与信息领域密切相关的关键技术,增强未来在网络空间的实力和行动能力,控制全球的的信息流,从而以应对中国的信息技术战略与发展。



技术与地缘政治


纵观历史,各国为了追求政治利益而使用各种国家权力工具。20世纪下半叶,美国和苏联这两个主要超级大国对全球的控制焦点主要在于意识形态上的竞争。如今大国竞争的主体分别是美国和中国,争论的主要问题集中在:“自由主义全球秩序”是会持续下去或者被取代。虽然美国仍占据着工业时代的军事力量的主导地位,但中国的信息化力量正在快速发展,其力量也开始越来越多地影响亚洲乃至欧洲的许多国家。


当今的国际体系与以往一样,地缘政治力量主要由主要参与者可以投射到国外的经济和军事能力的数量决定,而这些能力反过来又由时代的主导技术塑造。在15-19世纪,经济和军事力量主要由海上贸易和海上力量形成。在此期间,世界规则是由那些最能控制世界海上贸易的国家制定。而在20世纪,最能驾驭工业的大国能够带来最多人力物力,所以能够主宰着全球政治并制定国际规则。在当今时代,信息技术成为主宰世界经济和军事力量的最为关键的因素。在这个时代,最能控制信息在全球网络中流动的国家将成为国际体系与规则的主宰与制定者。  


工业力量vs信息力量


为了研究各国如何利用信息技术塑造地缘政治,以及在未来十年将如何利用新兴信息技术,本节主要讨论:发展信息技术的途径与激励措施有什么特点?与传统工业强国的塑造有什么不同?


上世纪,一个国家的权力与其工业能力密切相关。大国为了增强其工业实力,主要进行两个方面的途径:一是努力巩固在国内的制造基地,二是试图通过军事行动夺取其他国家的资源。回顾两次世界大战,其爆发原因都是因为相信可以通过夺取领土来增强国家的实力。而在整个冷战期间,美国和西欧的国防政策大多建立在对苏联入侵西欧以夺取其工业资源的恐惧之上。


冷战期间,为了对抗工业时代的侵略动机,各国建立了联盟来增强其军事能力;一方面扩大了常规军事力量,另一方面还发展了大规模且杀伤力极强的核力量。工业力量发展到这个程度的结果就是:一个个军事联盟相互竞争、相互包围,大量的军事基地、轰炸机和航空母舰应运而生……拥有最大工业能力的美国和苏联主导着地缘政治,并在各自的势力范围内制定规则,利用其经济和军事力量塑造世界政治。


一个基于信息的国家战略可以简单地理解为:试图在虚拟网络中包围世界,而不是直接与军事基地、轰炸机、航母船只等在现实物理层面进行竞争。但是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新信息时代的竞争思路与策略并不意味着常规战争和核战争即将过时,就像核力量的诞生不会削弱工业时代技术的重要性,铁路和其他工业时代的技术也不会使海上力量变得不重要。相反,信息技术的出现并不意味着对传统工业技术的单纯“替代”,而是进一步将技术系统分层:信息技术、工业技术与海上量作为战略技术的不同层次而存在。


三大地缘政治目标


为了获得从新兴信息技术带来的经济利益,美国和众多发达国家都进行了网络化建设,包括各类的企业、关键基础设施和社交媒体网络等,都连入了互联网之中。然而,信息技术作为双刃剑,一方面可以让国家享受技术带来的红利,另一方面,由于互联网的公开性,所有这些机构都有可能被连接到网络的任何人利用或是破坏。


通过二十年来各国试图利用信息作为地缘政治工具的经验,总结出信息战(或称信息操控)的三个主要目标,分别是:经济;民用和军用关键基础设施;人口。


经济


在传统工业时代的经济体中,财富是以实物资产的形式产生和储存的,这种模式在许多欠发达国家继续存在。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发达国家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在以非物质资产的形式创造和储存财富。除了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以外,一些顶尖大学或研究院所的研究成果也被大量保存在互联网中。在工业时代,如果一个大国希望获得美国或欧洲最有价值的资源,就必须击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武装力量。而如今,只需要渗透到一些关键公司和非营利组织的计算机网络中就可以达到目标。


民用和军用关键基础设施


信息作战的第二个主要目标涉及民用和军用关键基础设施。早在2010年,当Stuxnet震网病毒恶意软件在伊朗纳坦兹核设施的伊朗核离心机中被发现时,世界各地的公司开始意识到网络攻击的严重性。此外,在这次检查中,数千家提供关键基础设施的公司发现他们的计算机都感染了恶意软件。2015年,美军指挥官、网络司令部正式通知参议院,一些国家已经具备攻击美国关键基础设施的能力。在设想的极端情况下,这种攻击可能导致某些民用或军用系统暂时停止运行;甚至导致整个大陆范围内长达数月的基础设施故障。而这些基础设置的故障很可能进一步导致数百万人死亡。


与常规武器或核武器相比,使用信息技术摧毁敌人关键基础设施和军事系统的方法并不是那么可靠,存在一定的失败几率。但是,信息技术至少在以下两个方面优于动力工业时代的技术。(1)成本较低。若要发展能够向全球投射力量的军事基地、海军和空军,需要花费数万亿美元,至少目前只有美国能够完成。而通过网络攻击的恶意软件成本较低,许多国家/组织都可以做到。(2)对关键基础设施的基于信息的攻击可以在低强度情况下进行校准和实施。因此,一个可能害怕使用常规武器或核武器攻击美国的国家,可能会对美国的关键基础设施进行网络攻击。这种攻击通常不会引发美国的暴力回应,所以很可能用作威慑作用。


信息操控


信息战的第三个目标涉及到人本身。最近几十年里,许多公司通过社交媒体的方式获得了大多数国家中人们的访问权限,并开发了人工智能技术来操纵目标人群的购买行为。最近,各国开始使用类似的方法来操纵目标的政治偏好和情绪。越来越多的文献表明,人类容易受到这些技术的影响。虽然这一方面对西方政治控制的影响并不明确,但是这种信息操作很有可能对当前“自由主义国际秩序”造成巨大损害。


三大信息技术竞赛


虽然网络空间的竞争与战斗往往是为了获得看起来微小而短暂的优势,但以下三个领域的竞争的影响却十分深远,并直接决定未来几十年网络空间的主导权。 


第一场竞赛:5G

 

网络空间的第一场重要竞争为:第五代无线通信技术,又被称为5G。至少在未来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5G将成为手机通信和物联网的主干,自动驾驶汽车、监控和数据采集基础设施以及军事系统都离不开5G。因此,一个能够主导5G系统的国家将有可能获得并控制网络空间的大多数信息。

 

5G的优势不仅仅体现在数据收集的便利性上,重要的是,国家可以通过这种访问权限获得目标人群和关键系统相关的物理位置、网络位置等重要的实时情报。还可以破坏普通用户或军事人员接收的信息。这些能力将极大地提高间谍活动能力,破坏联网机器的能力,甚至操控对手社会心等一系列操作的能力。

 

在5G时代之前,美国可以购买对手的信息技术设备,也不担心对手会利用这些硬件,从而掌握了大多数软件和硬件的实际控制权。但5G的不同之处在于,会将用户直接与供应商联系。比如,在5G环境中,手机上的应用程序可能完全位于北京的服务器上。此外,5G供应商可以使用专有软件来执行一系列控制(这一操作在早期无线技术中由硬件完成),并通过系统所传递的信息掌握访问与控制权。在一些地区,5G技术已经非常成熟。比如酒店大堂或人行道所安装的分布式摄像头和麦克风可以识别用户并直接响应命令。一般来说,可用带宽越多,就能将更多控制权从用户转移到服务公司。

 

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的产业战略以”成为5G领域的世界领跑者“为目标,通过国家直接出资支持国内领先企业,特别是华为,其最终效果是大大降低了华为的生产成本,从而使其在与西方对手的竞争中获得价格优势。因此,华为能够以远低于其他国家的价格销售5G技术——在某些情况下甚至比市场价格低60%。除了美国等出于国家安全考虑而避开华为高质量、低成本服务的国家之外,世界上大多数安装5G的国家都在使用华为系统。 


第二场竞赛:量子

 

网络空间的第二场竞赛涉及量子技术的竞争。量子计算机的执行速度远远超过旧处理技术的速度,不仅会淘汰当前的加密技术,而且还可以解密几十年前的密码。由于加密通常是计算机防御系统的单一故障点,因此这个功能将极大地提高量子技术持有者的能力。


几十年来,量子计算一直遥不可及。然而,在过去的两年里,几家公司已经引进了拥有量子能力的计算机,虽然迄今为止并没能破解密码,但这项技术指日可待。而且,量子技术对解密的作用要比加密大得多,一旦掌握这项技术,无疑将会在网络竞争中获得显著优势。


近些年,美国在量子技术上投入了大量资金,中国的投入也开始大幅增加。尽管IBM和谷歌都推出了有限量子能力计算机,使得美国目前暂时在这场竞赛中处于领先地位,但这种领先难以持续,从资金投入的趋势来看,中国可能会远远领先于美国,赢得这场利用量子技术支持国家安全的竞赛,从而进一步提升渗透和破坏关键民用及军事系统的能力。 


第三场竞赛:人工智能

 

网络空间的第三个主要竞争领域为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对国家安全影响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


(1)人工智能在计算机防御中的潜在用途。如:发现、利用或填补防御漏洞来大大提高网络攻防能力。

(2)人工智能在社会心理学的应用。目前,一些公司正在开发人工智能,以创建客户的个人心理档案,向他们推销商品和服务。人工智能应用程序能够处理大量的个人信息,并能针对大规模人群进行心理实验,以发现如何预测和操纵他们的行为及信念。实验表明,这种人工智能通常能比被试的朋友和配偶更好地预测被试的个人决定。


目前,美国和中国都在大力投资人工智能研究。然而,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看,中国有两大优势。首先,中国政府和企业能得到比美国多得多的数据,这些数据是创建人工智能实际应用程序的重要资产。第二,美国政府在这项技术上的投资比中国政府少得多,而且中国企业能够在一个比较均衡的基础上进行竞争。因此,在如何在地缘政治信息中使用人工智能方面,中国政府领先于美国政府。 


大局


这三项技术竞赛的结果将对大型网络空间竞争至关重要。为了在上述三项技术中保持领先地位,中国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方面投入了大量资源。在国内,中国培养的STEM毕业生是美国的八倍左右。在国外,2016年,美国理工科学校中43%的学生是中国人;在计算机相关的大学专业里,美国学生只占21%。

 

在人才培养和技术共享方面,必将导致一个红皇后问题:美国发展得越快,其为了保持领先地位就会谋求更快的发展。由于美国技术通过人才培养或其他途径传到了中国,如今在技术创新和投资上不太可能像30年前超越苏联那样打败中国在人力和工业能力方面的领先地位。中国在信息流动与技术方面投入了巨资,因此可以轻松从美国的科学技术投资中受益,如此一来,中国能将投资集中在5G、量子技术、人工智能和其他技术上,这些技术将进一步扩大其全球信息能力。所以,美国不能仅仅通过加大研究投入来赢得地缘政治信息时代的竞争。冷战模式在当今时代不会奏效。 


未来之路


针对本章所提到的几个问题,美国已经做出了几次战略尝试。

  • 国防部的第三次抵消战略试图通过比中国更快地投资新技术来解决这些问题;
  • 《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定义了美国保持领先地位所需的具体技术,特别是与信息技术相关的技术;
  • 《美国国家网络安全战略》进一步关注美国在与俄罗斯和中国的竞争中寻求的关键信息技术。


这些战略方法的主要问题不在于它们的具体建议,而在于它们都是从工业时代的角度出发,倾向于将信息技术的竞争描绘成国家安全政策的一个方面,而不是未来地缘政治力量的新兴基础。诚然,在不久的将来,传统的工业力量投射能力将在小国竞争中发挥核心作用,但就中国和俄罗斯而言,信息力量比工业力量更有可能决定长期地缘政治竞争的结果。


上文提到的几个安全政策文件都表达了一个基本观点,但很容易被忽视,那就是美国可以不用通过军事力量来解决信息与地缘政治影响力的相关问题。知识产权保护必须放在议程的首位,除非这个问题得到解决,否则其他什么都不起作用。在工业技术上无论投入多少资金,也无法帮助美国以具有美国特色的信息行动应对危机。最重要的是,必须改变思维方式,像保护实际领土一样,守护虚拟财产和空间。工业时代已经过去,美国的国防政策是时候面对新的现实了。



免责声明:本文根据转自学术plus,原作者理查德·安德烈斯。文章内容系原作者个人观点,本公众号转载仅为分享、传达不同观点,如有任何异议,欢迎联系我们!



转自丨学术plus

作者丨理查德·安德烈斯

译者丨谭惠文

编辑丨翟丽影




研究所简介


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IITE)成立于1985年11月,是隶属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非营利性研究机构,主要职能是研究我国经济、科技社会发展中的重大政策性、战略性、前瞻性问题,跟踪和分析世界科技、经济发展态势,为中央和有关部委提供决策咨询服务。“全球技术地图”为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官方微信账号,致力于向公众传递前沿技术资讯和科技创新洞见。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小南庄20号楼A座

电话:010-82635522

微信:iite_er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s://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