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全球数字鸿沟与数字壁垒的政策建议

业界 作者:全球技术地图 2021-06-04 17:41:24 阅读:84




随着数字时代的到来,数字鸿沟和数字壁垒引发的各类经济社会问题愈发凸显,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浙江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浙江大学中国数字贸易研究院院长马述忠在《国家治理》周刊撰文,深入分析数字鸿沟和数字壁垒的内涵及关系,并就如何主动应对这两大问题提出对策建议。



数字鸿沟和数字壁垒是当前两大全球热点问题


20世纪90年代以来,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与广泛普及,再加上近年来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型数字技术的快速创新,使得“鸡犬之声相闻”的地球村逐渐成为现实。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发布的《数字经济报告2019》指出,根据不同的定义,数字经济规模占世界国内生产总值比重在4.5%至15.5%之间。然而,数字经济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特别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数字技术的战略重要性凸显,围绕数字经济的争端与问题不断涌现,成为国际社会的重点关切。当前,数字经济领域的全球性热点问题突出地表现在两个层面:


其一是数字鸿沟,即不同群体在数字设备接入、数字技术使用和数字能力培育等方面存在的差异。数字鸿沟问题是全球贫富差距问题在数字经济时代的具体体现。主要表现有:第一,教育层面。2020年8月4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发布的“教育与新冠肺炎疫情政策简报”视频致辞中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造成了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教育中断,7月中旬160多个国家的学校关闭,超过10亿学生受到影响。第二,经济层面。2020年5月,世界贸易组织发布的《电子商务、贸易和新冠肺炎大流行》研究报告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导致了电子商务的增长,但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难以从中获益。数字鸿沟的持续存在,微观层面使得个人教育不平等、企业竞争不平等加剧,宏观层面使得地区发展不平等、国家发展不平等加剧,最终使得全球不稳定因素增加。


其二是数字壁垒,即一国出于自身利益考虑而出台限制或禁止外国数字硬件设备和软件服务商在本国开展经营活动的政策。数字壁垒,也被称为数字保护主义,是贸易保护主义在数字经济时代的具体体现。主要表现有:第一,硬件层面。2018年以来,美国商务部、联邦通信委员会等政府机构频频打压中国通信设备制造商,如将华为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等。2020年7月,英国正式宣布禁止华为继续参与英国的5G网络建设。第二,软件层面。2019年以来,包括法国在内的欧盟国家积极推动征收数字税,谷歌、脸书、亚马逊等美国互联网巨头企业首当其冲,引起美国政府强烈不满;2020年6月以来,印度政府共计禁止包括微信、美图等在内的106款中国应用程序。数字壁垒的存在,使得全球性的数字经济合作无法正常开展,全球数字经济体系面临分解的危机。


数字鸿沟和数字壁垒存在互相强化的倾向


从一般的角度看,“鸿沟”是一些国家希望能够接入和使用互联网,但受制于自身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而无法实现;“壁垒”则是国家与国家之间本来已经实现互联互通,却因为政治利益、国家安全等因素,而不愿意连接甚至断开连接。也就是说,“鸿沟”是“欲连而不得”,有主观意愿但是客观条件不成熟;“壁垒”则是“可连而不愿”,客观条件已经具备但主观上希望脱钩。这两种矛盾现象的共存,意味着数字经济并不单单是数字经济发展的问题,而是涉及经济、科技、社会等多个领域的一个综合性问题。


“鸿沟”和“壁垒”之间还存在互相强化的倾向。一方面,“壁垒”可能会强化“鸿沟”。本就不具备完善数字基础设施的发展中国家,若是过多地担忧数据安全问题而限制数字技术的应用与创新,则势必会在数字经济大潮中被其他国家或地区远远地甩在身后。另一方面,“鸿沟”会强化“壁垒”。数字鸿沟的存在使得国与国之间信息交流不通畅,进一步加深文化隔阂、政治隔阂等,这可能会创造数字壁垒滋生的不良土壤。“鸿沟”和“壁垒”之间这种“相辅相成”的关系,意味着不能孤立地解决这两个问题,而应当从全局的高度去思考对策。


中国是数字鸿沟的弥合者、数字壁垒的受害者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发布的《2019年数字经济报告》中指出,全球数字经济由一个发达国家(美国)和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共同领导,世界其他国家,尤其是拉美和非洲国家,远远落后于这两个国家。这事实上具有双重含义,一方面,“领导”体现了我数字经济的能力在世界范围内居于领先地位;另一方面,“领导”也意味着我国数字经济体系可能遭受其他国家的冲击。


在我国,数字鸿沟主要体现在国内城乡之间、区域之间。从整体看,我国虽然是发展中国家,但数字技术应用和创新水平较高。截止到2020年12月,我国互联网普及率已经达到70.4%,高于59%的世界平均水平。2020年《财富》世界五百强企业上榜的全球七大互联网公司中国占据四席。因而,在数字鸿沟问题上,我国更多地扮演着负责任大国的角色,帮助发展中国家跨越数字鸿沟,共享数字经济发展的红利。


此外,数字壁垒则已经成为我国参与全球数字经济合作与竞争的一个关键性障碍。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和催化下全球政治与安全形式呈现出更多的冲突性和竞争性,数字壁垒成为美国、英国等国在经济上遏制我国所频繁使用的招数。如何破解数字壁垒,是我政府和企业在当下和未来相当长时间需要重点解决的一个难题。


解决数字鸿沟与数字壁垒问题的对策建议


重预防:多维度积极预防数字经济摩擦以及潜在的数字经济风险。当前我国在数字经济摩擦中经常处于被动地位,提升主动防范风险的能力非常有必要。第一,转变发展数字经济的理念,将数字经济的发展置于人类命运共同体视角下,从政治、经济、科技、社会等多领域思考和制定发展规划,提高数字经济战略的兼容性。第二,改变过往相对消极的应对策略,积极组织专业研究人员评估全球范围内的各类数字经济风险,结合我国国情制定针对性的预案。第三,建设涉外数字法律服务中心,聚合法律资源、培训法律人才、推动法律交流,为互联网企业在海外经营提供充分的法律协助,鼓励企业从被动合规、形式合规向主动合规、实质合规等方向转变。


找伙伴:以弥合数字鸿沟为契机,寻找数字经济国际合作伙伴,共同应对数字壁垒。在面临欧美发达国家构筑的数字壁垒时,应更多地尝试开拓发展中国家市场,以弥合数字鸿沟为契机,逐步在发展中世界形成中国数字经济产业优势,进而争取全球范围内数字经济治理体系构建的话语权。第一,在“数字丝绸之路”建设中,硬件基础设施投入与软件应用服务推广相结合,降低使用数字技术的成本,提升应用数字技术的能力。第二,与联合国、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合作,在发展中国家推广中国“电商扶贫”“淘宝村”等成功经验,促进发展中国家劳动力就业与经济发展。第三,在世界互联网大会、博鳌亚洲论坛等多边对话平台,提出更多全球数字经济治理的中国方案,争取更多伙伴国家的支持。


求突破:集中优势力量在数字技术关键领域实现突破,不断扩大我国在数字经济领域的发展优势。数字经济的脱钩倾向,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各个国家在数字经济领域没有很强的依赖关系。如果我国能够实现关键领域突破,形成显著的优势,则欧美国家构筑的数字壁垒将会自动瓦解。第一,应加大在5G技术、数字货币、数字城市等领域的科研投入,争取实现关键性的技术突破,在数字技术上不断创新。第二,鼓励互联网企业开展商业模式创新,例如短视频、网络直播等,不断提升用户体验,不断提升数字能力。第三,依托这些优势领域的创新,以点带面,带动其他相关领域的走出去,使得数字壁垒“不攻自破”。


免责声明:本文转自国家治理周刊,原作者马述忠。文章内容系原作者个人观点,本公众号转载仅为分享、传达不同观点,如有任何异议,欢迎联系我们!



推荐阅读

技经观察 | 新兴技术和数据主导的新时代:综述篇

技经观察 | 先进能源研发的机遇时刻

技经观察 | 助力抗疫的十大知识产权创新成果

图图小课堂 | 核废水焦点问题

技经观察 | 美欧高度重视上游原材料供应安全问题,围绕战略性原材料展开新一轮布局



转自丨国家治理周刊

作者丨马述忠

编辑丨翟丽影




研究所简介


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IITE)成立于1985年11月,是隶属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非营利性研究机构,主要职能是研究我国经济、科技社会发展中的重大政策性、战略性、前瞻性问题,跟踪和分析世界科技、经济发展态势,为中央和有关部委提供决策咨询服务。“全球技术地图”为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官方微信账号,致力于向公众传递前沿技术资讯和科技创新洞见。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小南庄20号楼A座

电话:010-82635522

微信:iite_er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关注数据与安全,洞悉企业级服务市场:http://www.ijiandao.com/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s://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